个人资料
哭泣的石头
  • 博客等级:注册会员
  • 博客积分:12
  • 博客访问:1208
  • 关注人气:1
猜你喜欢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葩文

karl

karl

10月31日

宝老头

宝老头

10月31日

Angel

Ange

10月18日

徦娤緈辐

徦娤緈辐

11月13日

飞翔健康

飞翔健康

11月02日

徒步天涯

徒步天涯

08月28日

正文 字体大小:

杯怨(上)-奇葩说惊悚鬼故事

(2016-08-24 08:50:01)

秦雪晚上打完零工回学校,提着个手提包晃悠悠地走在街上,“哎呀呀,累死了,还是回宿舍睡觉好。”“哐当……”秦雪惊讶地看着滚在一旁的一个柱状物,她小心翼翼地拿起来,借着路灯观察着,一个子弹头的保温杯,外包装还没撕,通体紫色,“新杯子耶,我就拿回去用好了,嘿嘿。”

“嘻嘻嘻……嘻嘻嘻……”

秦雪回到寝室,把水杯放在柜子上,陈伶凑过来一脸好奇的观察着,“新杯子耶。”“刚刚在路上捡的,看着全新的就拿回来用了。”夏颖一把抓住水杯拿起来看,“也就这样嘛,小心不干净啊,还是扔了吧。”秦雪说:“挺新的,扔了怪可惜的。”夏颖放下水杯,撇撇嘴走开,水杯上,出现了一个手印,夏颖没有发现,只有水杯知道。

入夜,寝室里只有陈雯一个人,其他五个女生出去了,陈雯坐在柜子前,电影正在播放,电脑的背光把陈雯的影子印在惨白的墙上,学校的寝室总是这么安静。手机突然响起来,“喂,秦雪,干嘛?”“陈雯啊,你帮我打一杯热水啊,我打完羽毛球回去要喝点热的饮料,倒杯子里啊。”“嗯,好。”挂掉,陈雯突然想到了一个恶作剧,开灯,“呃,杯子杯子,是这个吧。”陈雯从柜子上层拿下一个保温杯,紫的发黑,她倒了热水,又从柜子里抽出一根东西,她挤了点在杯壁上,是芥末,陈雯坏笑着,听到了笑声,轻轻地回响,“好啦,等她回来,嘿嘿嘿。”

“嘻嘻,嘻嘻……”

陈雯坐回电脑桌前,电影里男主和女主在聊天,可陈雯却觉得寝室很寂静,听不到外面的声音,“怎么秦雪还没回来。”陈雯嘟起嘴,“滴答……”“咦?”陈雯扭头,那个水杯不断有水渗出来,积在桌面,流到地上,“滴答滴答……”声音突兀的刺耳,陈雯急忙跑过去,抓起水杯,“啊!”水杯砸在地上,缓缓滚到柜子下面,陈雯瘫坐在地上,使劲地吹着抓水杯的手,已经被烫的红肿的手,“怎么回事,明明没这么烫的啊,这是怎么回事啊,对了,水杯呢?”陈雯四处张望,却没看到水杯。水从柜子底满了出来,水蒸气升腾,陈雯拿来拖把,快步走向积水的地方,水已经很多了,水洼倒映着她的上半身,她鬼使神差地看向自己的影子,水里的“她”笑了起来,嘴角裂到耳垂,“啊!”陈雯一把将拖把砸在水里的影子上,尖叫着跑进卫生间,锁上门。水慢慢的,像触角一样伸到卫生间,慢慢的,从门缝渗透进去,陈雯踩着水,排水口堵了,陈雯尖叫着,水漫到鞋跟,到脚踝,到小腿,“啊!啊!救命啊!啊!”水蒸气从门缝一缕一缕冒出,“……”电脑里的电影还在播放,男主跟女主道了再见,走远,寝室里的灯把墙晃的发白,似乎一直都是这么安静。

“嘻嘻嘻……嘻嘻嘻……”

“咔,”陈伶推开门,随意地躺在床上,后面三个女孩陆续走进来,夏颖拿起毛巾走进卫生间,门打开,接着脱下体恤,“怎么这么闷啊?”叶晓婷看到电脑里播放完的电影,问:“雯雯呢?电脑放着,人怎么不在?”陈伶回答:“不知道耶。”“我回来啦。”秦雪大步跨进寝室,“回来啦。”“打的开心不。”“呃呃。”秦雪走到柜子前,把球拍放下,拿起桌面上的紫色保温杯,直接倒了一杯,“咕噜咕噜,呼,陈雯呢?”“不知道,”叶晓婷回道,“咦?刚刚我打电话还在的。”夏颖走出卫生间,一缕烟消散在空气中。

寝室里大家都觉得陈雯是请假了,便很正常的入睡了。深夜,夏颖觉得有点冷,她迷迷糊糊地醒来,紧了紧被子,“好烫,好烫啊,好烫……”声音很低很轻,像是从角落里传出来的响声,夏颖听到了,“陈雯啊,怎么这么晚回来啊?你在喃喃什么呢?”“好烫啊,我被烫到了,怎么办啊?”“啊?好吧好吧,我看看。”夏颖拿起枕头边的手机,亮起屏幕,坐起上半身往床下面照,一个女孩坐在电脑前,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身上冒着气,不知道是因为身体太热了还是空气太冷了,“陈雯,过来让我看一下。”“嗯嗯。”陈雯抬起头,在手机的照亮下,夏颖看到了一个被烫的扭曲的脸,一个漆黑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救救我……”夏颖的脑袋一瞬间空白。夏颖猛地睁开眼,仰着头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她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噩梦啊……”夏颖偏过头看向床下,不知为何她有点怕,就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陈雯的电脑前,坐着一个人,低着头,整个房间很安静,阴冷的月光照着,似乎只有她和夏颖,夏颖嘴唇在发抖,她极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小心翼翼地拉过被子,盖过头。若有若无的声音钻进被褥,“救我……”

“夏颖,起床啦,怎么回事啊被子盖这么紧,”许琪边说边拉开被子,可一下子没拉开,夏颖伸出半个头,阳光照亮她的视野。夏颖倏地坐起来,她下意识地看向那张电脑桌,空无一物,“怎么了?脸色这么白,”许琪问,夏颖没回答,套了件衣服,跳下床,跑出寝室。申请出校,至少,要换寝。

“她是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许琪问,“没事,估计是又有什么头脑风暴了,话说,陈雯到底在干嘛,我发短信也没回,真是的,”秦雪说道。

实际上,是有人感冒了,陈伶一大早醒来的时候,喉咙疼痛,头又沉又晕,毫无疑问,她是感冒了。

晚上,陈伶躺在寝室里休息,许琪作为她的闺蜜,留下来照顾她,夏颖则是在外过夜了,秦雪和叶晓婷去忙社团。“她们一出去忙,寝室就安静很多了呢,”许琪说,“不好意思啊,要你照顾我,”陈伶委屈地说道,“什么话,来,我下了电视剧给你看,总之先把病养好,”许琪把笑着电脑放在懒人桌上,“我进去洗澡了,你自己看啊。”说完,抱着衣服走进卫生间,关门。

作者寄语:看奇葩鬼故事就上 http://www.qipa250.com

陈伶看看电脑,“趁现在还没开看先喝口水好了,”拉开被子,拢了拢睡衣,站起来,“热水倒哪个杯子里呢?”环顾四周,一个紫色的保温杯很醒目的放在柜子上,陈伶仰着头看着杯子,眉头微微一皱,“怎么放那么高啊,”她踮起脚,伸手,指尖碰了一下,“哎哎,差一点,啊,啊秋!”陈伶狠狠地撞动柜子,保温杯倾斜着,“哎哎?”陈伶伸直双手,瞪大眼睛,杯子一点一点地倾斜,最终倾倒,然后,撞在鼻子上,陈伶的脑袋在一瞬间空白,“哐当!”保温杯砸在地上,鲜血滴落在一旁,仿佛一朵彼岸花,陈伶仰着头,四处摸着餐巾纸,“许琪!许琪!”“啊啊!怎么了?”厕所门砰的一声打开,许琪围着浴巾跑出来,“啊?你怎么流鼻血啦?”“不小心被杯子砸伤了,”说着,抬脚踢了踢地上的保温杯,杯子咕噜咕噜滚着,“怎么这么不小心,你先止止血,我去借冰袋和棉花。”许琪连忙跑出寝室,门悠悠关上。

陈伶微张着嘴,鼻血不止地从指缝里流出,她不禁觉得天花板有点晃眼,头晕了……陈伶眯起眼,抓了一把餐巾纸捂着鼻子,“呼……”地上的血迹蠕动着,一根根花瓣显现,地上还没干掉的血液上开出了一朵朵彼岸花,鲜艳,猩红,陈伶踉跄了一步,花朵被碾碎,粘在拖鞋上,溶化成血,“嘻嘻……”“咦?谁啊?”陈伶放下头,只是,眼前没有人,她面对的是墙壁,白的很冷,白色的下面,是一朵朵鲜红的花,陈伶愣愣地站在原地,“嘻嘻。”清冷的声音回荡,陈伶一下子惊醒过来,不停后退,后退,撞在墙上,指尖的鲜血滴在地面上,又开出了一朵朵彼岸花,陈伶惊恐地看着寝室的场景,像是一条黄泉路,彼岸花摇曳着。“咕噜咕噜……”一个紫色的保温杯滚到脚边,停下,紫的妖艳,陈伶低头,一张灰白的脸靠上来,贴在她的脸上。“唉?”

“嘻……嘻嘻嘻……”

“伶!我拿来了!”许琪推开门喊到,寝室里空无一人,只有地板上的一瓶保温杯,旁边几滴还没干掉的血迹,“陈伶?你在哪?”没有人回应,只有一个杯子孤零零的立在地上。

“小琪,你冷静点,我已经上报学校了,学校已经报警了,我们等着结果就行了,”秦雪坐在床边,搂着许琪安慰道,“我就出去一会儿,结果她就这样不见了,她感冒都还没好,到底是谁啊。”许琪噙着泪水,坐在陈伶的床上,懒人桌还摆着,就好像主人只是离开一会马上回来,叶晓婷俯下身对秦雪耳语:“辅导员说,陈雯没请假,她父母也不知道她去哪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吗?”“嗯,辅导员已经报警了。”秦雪轻拍许琪的背,“我们要保护好自己啊。”许琪猛的抬起头,“啊!小琪,怎么了?”“就是那个杯子,就是那个保温杯,都是它害的,害陈伶流鼻血了,最后才失踪的。”许琪倏地站起来,几个箭步走到柜子前,“啊!小琪!”许琪一把抓过杯子,狠狠摔在地上,又捡起,用力扔进垃圾桶,即使在垃圾桶里,也听见砰的一声,秦雪一把抱过许琪,“好了好了,也别内疚了,别迁怒这些东西了,陈伶会没事的,再生气又有什么用呢,我们只能等结果,发怒只能让我们更加慌乱的。”叶晓婷手放在许琪的双肩,说:“对了,我们先收拾一下吧,寝室里怪乱的。”三个女孩环顾一下,地板上几滴血迹,还有零散的塑料袋,各个床铺乱糟糟的,许琪的床上还有一本泳装写真,许琪默默地把床单掀起一角,放好写真集,盖上,三个女孩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叶晓婷擦拭着柜子桌面上的水渍,忽然看到那个保温杯放置在柜子的角落,“咦?”叶晓婷端详着水杯,“可能是秦雪捡起来擦干净的吧,不过,这样摔都没事,质量真好。”叶晓婷把水杯放回原处,走开,保温杯上的紫色在流转。

作者寄语:看奇葩鬼故事就上 http://www.qipa250.com

羊皮手套

0

阅读() 评论 (0) 收藏(0) 打印
上一篇:没有了
登录 | 注册 
看不清,点击换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奇葩网的观点或立场。

  

今日播报 | 每日奇葩 | 奇葩排行 | 今日看点 | 奇闻趣图 | 网站地图 | RSS地图 | 葩友注册 | 葩友登录

奇葩天地 http://www.qipa25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