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最熟悉的陌生人
  • 博客等级:注册会员
  • 博客积分:32
  • 博客访问:1015
  • 关注人气:1
猜你喜欢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葩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鬼话闲聊-天涯海角

(2016-09-19 09:03:58)

我被关在阴暗潮湿的地牢里。大夫人一直派人盯着我,每日只给我送一顿饭食。那饭食自然不是人能吃的,我望着那饭食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连胃液都吐了出来。

那老妈子瞧着我,一脸讥讽:“有的吃,赶紧吃,别挑三拣四!”

我抚着肚子望着那老妈子,嘴角逸出一丝轻笑,无惧大胆样,瞧得老妈子坐立难安。

她原本正嗑着瓜子,见我这样,将手里的瓜子撂回盘里,两眼直直地盯着我肚子。倏然间她站起,指着我说:“难不成是有了!”

我闻之一怔,立马大笑:“告诉邹锦华,我怀了他的孩子!他若还是个男人,就得敢作敢当!”

老妈子见我承认,一时无了主意,将桌上的瓜子盘一推,跑去向大夫人禀报。

我抚着肚子,不安地在牢里踱步,孩子自然是借口,我这样做不过是想让大夫人将我送走,无论怎样,总比死在这不见天日的牢里强。

上灯时候,大夫人果然赶了来。

大夫人让人将牢门打开,亲自步进牢房,冲着横在草堆上我道:“死到临头,还想玩花样!”

我唇皮咬紧,一骨碌坐起,盯着她道:“是不是邹锦华的,问过他便知道!”

“啪!”大夫人情绪失控,扬手甩我一巴掌。

这是她第二次打我,我一肚子的委屈无处泄,只得将唇瓣咬得紧紧,直至一绺血水流进嘴里,尝到了腥甜,才将唇瓣放开。

“休想见他!有没有还不一定!来人,把大夫带进来!”大夫冲牢门外喊道。

我抚着肚子,无力地靠在墙角里,不去想接下来会怎样?无论怎样的结果,都是我承受不起的。

不一会,那大夫背着药箱步了进来。

大夫人指着窝在墙角里的我,道:“给六姨太把脉!”

我把手掩在袖中,怎么都不给大夫瞧。大夫人急了,唤来两个男家丁过来扯我,将我按制在地,我的脸紧贴着地,身躯动弹不得,直到那大夫把完脉,才将我放开。

大夫人见大夫至始至终一直蹙着眉头,忙将他唤至一旁问起:“怎么样?”

“恭喜夫人!六姨太确有月余身子!只是身体虚弱,弄不好,随时会流产!”大夫开口说道。

我闻之扬唇轻笑。

怀孕,怎么可能?最近没跟谁好过,难不成一个人也能生孩子!

我料定,这大夫是邹锦华安排进来的眼探,心里不时松了口气。

这一夜睡得极不安稳,身上烫得紧,迷糊中一直唤着:“水……水!”

隐约间听到倒水声,我无力地睁大眼,见史怀香就站在我跟前,手里端着碗,碗里盛着大半碗清水。

见我醒了,她启唇含笑:“你这孩子,怎把自己弄得这样!”

她望着我的眸光充满了关切,我垂下头,嘴里满满是苦味,无声中接过碗将水饮尽。

“可还要?”

她见我不出声,又开口说。

我摇头。

她顺手将碗接去,我趁机握住她持腕的手,道:“你到底……是不是我娘?”

史怀香眸底逸满了慌乱,鼻头一酸,哽咽道:“何苦揪着这事不放!”

我见她眸光闪躲,分明是在逃避,不时想起蕙苑的那场大火,心口一凉,将一直含在心里的话道出:“你是人是鬼?”

史怀香幽叹:“我确实死于那场大火!只是没想到还能看到你,我……孩子……”

史怀香言语激动,唤我时,明显话里有话,对我又不是一般的好,我确信,她就是我娘,可又不敢认她,毕竟我现在的身份是邹佩章的六姨太,这关系算起来,乱了不能再乱。

我烧得迷糊,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只觉史怀香沁凉的手抚着我的额头十分舒服,不知不觉就这样睡着了。

“哐当”牢门由外推开,一阵皮靴子踏地的声响惊醒了我。

我睁开眼,见邹锦华一脸焦急地望着我,寒露濡湿了他的头发和军大衣,可见他这一路来风尘仆仆,定是冒夜赶到的。

“对不起阿怡,让你受苦了!”

他抱着我,一脸歉疚。

我将脸埋在他怀里,感受着他温暖的怀抱,可是连夜的高烧使我神智恍惚,我不知该怎么责问他的不告而别,只知心里有气,便抬手推他。

他攥着我伸出手抚摩着,说道:“我已向父亲要了你!”

我闻之,触电般地将手抽回。

我知道邹佩章之所以这么爽快地将我给了邹锦华,定是邹锦华中间答应了他什么要求。我忽然替邹锦华担心。

“你答应过他什么?”

邹锦华闻之,付之一笑,见我终于有了情绪,点着我的鼻尖道:“看你紧张成这样,我可以理解成你是在关心我!阿怡,你心里一直都有我的对不?”

我沉默。

这个问题,着实让我难回答。

即便承认心里有他,又能如何?何况我还是他爹的六姨太,这种尴尬身份,传出去,定让人笑我。我不想让他为难,撇开头道:“少帅多想了,是我配不上你!”

邹锦华知我在生气,捏住我的下巴,让我与他正视。

我心里酸胀的紧,眸里早就泪光点点,若不是我控制的好,那泪珠早就滑落。

我这梨花带雨的让邹锦华瞧见,伏在我耳边低语:“都快当娘的人了,还哭鼻子!”

我张嘴,想解释孩子的事,他却用嘴堵住了我。

他的吻灼热温柔,让我脑门一阵晕眩,早将到口的话抛置九霄云外。

大夫人的人站在牢门外,看到我俩这番亲热,不好意思地干咳起,我闻声拉回游走的神绪,推开邹锦华道:“怎么能这样,还病着呢,说不定就传染给了你!”

他嘻嘻一笑,没顺着我的话,将我打横抱起。

我被他抱上一辆马车,马车一路疾驰往南,直至出了乌源,我才觉事情不对,揭开马车的帘子,望着车外急速掠去的风景道:“你不会是打着大帅的幌子,要带我私奔吧!”

他拥住我笑道:“真是病糊涂了!父亲若不答应,我就是带你逃到天涯海角,他都能把我们追回!”

我适才相信,邹锦华真的带我走了。

作者寄语:看奇葩鬼故事就上 http://www.qipa250.com

儿童套装

0

阅读() 评论 (0) 收藏(0) 打印
  

今日播报 | 每日奇葩 | 奇葩排行 | 今日看点 | 奇闻趣图 | 网站地图 | RSS地图 | 葩友注册 | 葩友登录

奇葩天地 http://www.qipa25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