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怪别人
  • 博客等级:注册会员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9
  • 关注人气:1
猜你喜欢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葩文

a赴韩国找伴

a赴韩国

10月13日

怕瓦落地

怕瓦落地

10月16日

衍言

衍言

12月28日

小狐的美丽人生

小狐的美

11月10日

懒洋洋

懒洋洋

11月15日

SUPER

SUPE

12月10日

款款情深

款款情深

11月18日

创美人生

创美人生

10月13日

氢气妹

氢气妹

12月03日

莉′

莉′

11月09日

卖血上网

卖血上网

12月04日

迟到

迟到

12月25日

正文 字体大小:

通灵警探-【七十七】诸佛万象 - 奇葩网(QiPa250.com)

(2016-09-12 09:27:32)

中年男子抱着胳膊,目光像是一只大象在俯视着蝼蚁:“你是新来的吧?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这天上人间的老板!跟你们局长是老相识!狂龙跟着我混,王麻子还得叫我声哥!我再问你一遍,你滚,还是不滚?!”小黄毛此刻也跑到了他的身后,自豪而怨毒的看着我们。

我叹了口气,知道今天这件事无法善了了。正当我准备给当地警局打电话时,莫雨涵走了过来,巧笑如嫣,眼神里却藏着化不开的冰冷。

“我爷爷叫莫凌云。”

下一刻,中年男子脸上的狂傲在顷刻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恐惧。

他走到莫雨涵面前,目光游离的说道:“您是莫老的孙女?”

莫雨涵冷笑道:“我哥刚从部队回来,现在估计在家跟老爷子聊天呢。要不我把他叫过来,帮你认认?”

“不用不用!您哥以前去我店里消费过,我现在看出来了,您俩确实挺像。”中年男子满脸大汗,急切的甩着肥手,一脸焦急:“哪能呢!我要是早知道您在这,我刘金水,我说什么也不会让这个小王八犊子来这惹事啊!”刘金水一把把小黄毛推到了身前,使劲甩了两个大耳光,急切的说道:“还不快跟你莫姐道歉!”

小黄毛捂着溢血的嘴角,目光桀骜而不驯的看着他爹,也看着我们几个,然后像是树懒一样缓缓转过了身去一语不发,只留下了一道怨恨的目光。

眼看有一场撕逼大战要开始,莫雨涵皱了皱眉头,说:“行了,我这次回来也不是为了找你们麻烦的。我待会还要陪我上司去上山求佛,你们赶紧走吧,在这看着碍眼。不过我警告你们,如果那个保安因为这件事受到牵连的话,呵呵,我哥的性格你们应该听过。”

“知道知道。”刘金水如蒙大赦,谄媚的问道:“莫小姐,您的上司是哪个?能不能给我引见一下?”

“喏,就是他。”下一刻,刘金水的脸又变成了苦瓜颜色,他颤颤嗦嗦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根烟,递到了我的面前:“对不住,对不住。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我将手里的烟蒂扔在了地下,对着刘金水一本正经的说道“不用了,我不抽烟。”

看着刘金水那张几乎要哭出来的脸,莫雨涵笑靥如花。

————————————————————————————

走在崎岖的山路上,我有些好奇的问道:“雨涵,你怎么从来没跟我提起你家里的事啊。看那胖子害怕的模样,老莫好像挺厉害的啊,怎么以前在学校时他没跟我们吹过呢。”

莫雨涵白了我一眼,说道:“你又没问我,我为什么要跟你说?”

我被这话一激,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看我吃瘪了,莫雨涵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笑着说:“其实也没什么啦。我家老头子以前还行,但现在已经退休了,手里其实一点权利也没有,为了养家都去警校当老师了。至于我哥嘛,他现在还在部队里,工资还不如我高呢!”

听到这话,我苦笑着说不出话来了。靠,搞了半天原来这妞是个官二代!

别看莫雨涵说的轻巧,其实仔细一想的话,这妞纯粹就是在跟我们打马虎眼,没说实话,至于她哥的事,更是扯淡。当官的钱,能用工资算?想起在学校时老莫吹的牛,额不,是说的话,我的冷汗不由的哗哗的下来了。

山路并不长,但是因为崎岖的的缘故也让吴子明抱怨了好一阵累死了。在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们四个人走到了山间,推开了那扇古色古香的朱门。

寺院很小,也很简单。在我们正前方的应该是大殿,隐隐有梵经声传来,左边好像是厨房,右边应该是僧人们平日里住的房子。院子里很空旷,除了一颗郁郁葱葱的树,就只剩下几株杂草了。踏在松软的泥土地上,我竟然有了种心安饿的感觉。

我们径直的走进了大殿,一尊慈眉善目的大佛几乎一瞬间就吸引了我们全部的目光。因为它太大了!那尊佛静静的坐着,嘴角带着一抹笑,纵观着人世间的爱恨别离。佛像上的色彩有些剥落,却不突兀,反而更添了一分岁月的沧桑感。再向上看去,才发现原来屋顶上也画满了各式各样的佛像,令人眼花缭乱。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到佛像面前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旁边的一个小和尚为我递过来了三炷香让我添上。添完香后,我退到了角落旁。莫雨涵带着吴子明去找老师傅为我们求符去了。除了那个正在念经的僧人,我身旁又只剩下了如霜一个人。

“你信佛吗?”如霜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

我震惊的看着她,被她这句话给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小声点!我去,这里可是佛门圣地,你不怕佛祖怪罪啊!”

“你,信佛吗?”如霜看着我的脸,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刚想说些什么,然而下一刻,如霜身后墙面上的一组佛像彻底吸引了我全部的目光。

佛像之中,共有八个神态姿色不一的角色:有的面目端正,满脸刚毅;也有的面容狞恶,执舌而舞;还有女神怀抱瑶琴,衣袂飘然,似欲乘风而上。然而最吸引我的,却是一个恶神形象。

那神三头六臂,手执各种武器,对其中一神作仰天咆哮状,让人一看就不寒而栗,只觉得那壁画中的人下一刻就会破壁而出。可偏偏在那股戾气中,又有种飘然的神韵在里面。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中:“ 众生苦,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求不得苦,五蕴盛苦。人海茫茫,众生皆苦。看来施主也为此困扰,方才会一眼被这“天龙八部众”所吸引。”

我这才回过神来,咬了下舌头,疼痛感让思绪重新回到了脑海中。映入眼帘是如霜警惕的目光还有莫雨涵焦急的眼神。我回头看去,叫醒我的是一个老和尚,枯槁素衣,须眉皆白,一脸的悲天悯人,一样的慈眉善目。

就像屋内端坐的那个佛像。

一样。

棉麻围巾 毛线围巾

0

阅读() 评论 (0) 收藏(0) 打印
  

今日播报 | 每日奇葩 | 奇葩排行 | 今日看点 | 奇闻趣图 | 网站地图 | RSS地图 | 葩友注册 | 葩友登录

奇葩天地 http://www.qipa25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