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那尼?
  • 博客等级:注册会员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0
  • 关注人气:1
猜你喜欢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葩文

人也散╮

人也散╮

10月19日

深中胡毒

深中胡毒

10月19日

忠于原味@

忠于原味

10月19日

馨馨

馨馨

10月20日

cowboy

cowb

10月21日

每天八分钟

每天八分

10月21日

茗子开心快乐

茗子开心

10月20日

奈奈

奈奈

10月20日

牛郎侄女

牛郎侄女

10月21日

一直硬着

一直硬着

10月20日

时空之刃

时空之刃

10月20日

烟花笑

烟花笑

10月20日

正文 字体大小:

《连线》访谈:奥巴马是如何思考AI的机遇与挑战? 时代人物热点新闻-奇葩网(QiPa250.com)

(2016-10-18 03:07:03)

【作者导读】:看最新今日名人新闻头条,了解最新名人新闻,时代人物热点新闻,就上:奇葩天地网(www.qipa250.com)时代人物热点新闻频道

本文是美国《连线》(Wired)杂志最新一期上刊载的奥巴马总统访谈实录。围绕着人工智能技术将带来的机遇与挑战,这番对话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难的机会,来了解世界第一强国的元首是如何从战略角度思考这些问题的。

要论未来50年塑造世界的技术,恐怕无出人工智能(AI)之右者。

要论未来50年塑造世界的技术,恐怕无出人工智能(AI)之右者。

机器学习让计算机具备了自学能力,由此催生出一系列技术突破,从医疗诊断到自动驾驶汽车,无所不包,但人们的担心也接踵而至。

AI将由谁控制?会不会夺走我们的工作?AI危险吗?

关于这些问题,美国总统奥巴马很想阐明自己的观点,于是他邀请了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主任、创业者伊藤穰一(Joi Ito)以及《连线》杂志主编斯科特·达迪希来一起讨论。

三人聚首白宫,对围绕AI 的前景、炒作和恐惧作了一次梳理。

斯科特·达迪希:感谢两位到场。总统先生,今天过得如何?

奥巴马:忙,充实。你也知道,这样那样的国际危机。

达迪希:人工智能已经从科幻小说变成现实,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所以,这次的谈话不妨以人工智能为中心。

您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真正的AI已经降临?

奥巴马</strong>:我总体感觉,AI正在以各种方式渗透到生活当中,只不过我们没有察觉罢了,因为我们对AI的认识受到流行文化的影响。</p>
<p>AI有广义和狭义之分。</p>
<p>科幻小说描绘的应该都是广义的AI,没错吧?在这些作品里,计算机智能开始超越人类,觉得人类一无是处,结果,我们要么被计算机当成了猪来养,要么发现自己生活在虚拟世界里。</p>
<p>跟我的科学顾问聊下来,我的总体印象是,我们离那种局面还算比较遥远。</p>
<p>但探讨还是值得的,因为它能拓展我们的想象力,让我们就选择和自由意志等问题展开思索,即使是在狭义AI中,这些议题也能派上大用场。</p>
<p>狭义的AI就是利用算法和计算机,解决日益复杂的任务,它在我们生活中已经随处可见,在医学、运输、电力分配等各个领域,它都有望大幅提升生产力和经济效率。</p>
<p>如果加以合适的引导,它能带来巨大的繁荣和机遇,但它也有一些缺点,比如吞噬就业、加剧不平等现象、压低工资水平等,这些问题都有待解决。</p>
<p><strong>伊藤穰一</strong>:我在麻省理工的学生听了可能会不大高兴,但我确实有些担心的是,他们绝大多数都是白人男生,围绕AI这个中心,构建着核心的计算机科学。</p>
<p>相对于人类,他们更喜欢跟计算机对话。很多人都觉得,只要能把广义AI这种科幻变成现实,他们就不用担心政治和社会领域中那些复杂的问题了。</p>
<p>他们认为,靠机器能解决一切。</p>
<p><strong>奥巴马</strong>:没错。</p>
<p><strong>伊藤穰一:</strong>但他们低估了其中的难度,我感觉从今年开始,人工智能不再仅仅是个计算机科学问题。</p>
<p>大家都要明白,AI采取何种行为方式,这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在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我们采用的是“扩展智能”(用机器学习来扩展人类智能)这一术语。</p>
<p>因为问题在于:构建AI时,我们如何将社会价值观融入进去?</p>
<p><strong>奥巴马</strong>:上次我和伊藤共用午餐时,他拿自动驾驶汽车举了个例子,这种技术基本已经实现。</p>
<p>机器已经能快速做出一大堆决策,大幅降低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数,提高路网效率,并削减导致地球变暖的碳排放。</p>
<p>但伊藤提出的一点引人深思,我们要给汽车灌输怎样的价值观?你不得不做出一大堆抉择,其中一个经典问题是:你开着车,径直往前就要撞上行人,但转弯就会自己撞墙丧命。</p>
<p>这是一个道德抉择,而这些规则该由谁定?</p>
<p><strong>伊藤穰一</strong>:在研究这个难题的时候,我们发现,大多数人都倾向于选择牺牲司机和乘客,从而保全人数更多的行人。</p>
<p>他们还说,打死也不买自动驾驶汽车了。[笑]</p>
<p><strong>达迪希</strong>:当AI开始涉及道德问题时,政府将起到何种作用?</p>
<p><img src=

奥巴马:对于AI崛起过程中的监管架构,我的思路是这样的:在技术发展的早期,应该允许百花齐放。

政府应该少加干预,但大力投资于研究,确保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之间保持沟通,随着技术的发展和成熟,我们就要开始思考一个日益迫切的问题——如何将其纳入已有的监管架构。

政府开始加强干预。

倒不一定要迫使新技术契合现有的条条框框,关键在于,监管要反映出广泛的基本价值观,避免出现对特定人群不利的情况。

伊藤穰一:不知您可曾听说过神经多样性运动,坦普·葛兰汀(Temple Grandin;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教授,患有自闭症)经常提起。

她说,莫扎特、爱因斯坦和尼古拉·特斯拉这些人要是活在今天,都会被认为是自闭症。

奥巴马:他们可能都在自闭症谱系上。

伊藤穰一:对,他们都在自闭症谱系上,如果我们消除了自闭症,让所有人都神经正常,我敢打赌,一大批MIT学子都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不论是神经多样性,还是其他各类多样性,我们都面临同一个问题:何种情况下可由市场决定?你可能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像爱因斯坦那样,你会说,我只想要一个普通的孩子,但如果这样,就不利于社会效益最大化。

奥巴马:这就涉及AI话题中始终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是缺陷成就了人类。

正是这些突变、异类、缺点促成了艺术或新发明,假如一个系统是完美的,那它想必会是静态的。

而我们是动态的、意料之外的,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成为我们,才活跃于此。

我们必须考虑的一个难题是,什么时候、在哪个节点上,我们才能恰合时宜地出手干预,让事情按照应有的方式,按部就班地运行下去?

达迪希:在“扩展智能”应用于政府、私人领域和学术界的过程中,如果这方面的研究有一个中心,这个中心应该设在哪里?

伊藤穰一:我想,麻省理工可能会力争这一头衔。[笑] 

传统上,这个中心可能是一群得到政府资助的学者,但现在,大多数十亿美元级的实验室都涉足该领域。

奥巴马:我倾向于乐观立场——我们一直都在接纳新技术,结果,新的就业被创造出来,人们的生活水平也得到提高。"/>

奥巴马:我总体感觉,AI正在以各种方式渗透到生活当中,只不过我们没有察觉罢了,因为我们对AI的认识受到流行文化的影响。

AI有广义和狭义之分。

科幻小说描绘的应该都是广义的AI,没错吧?在这些作品里,计算机智能开始超越人类,觉得人类一无是处,结果,我们要么被计算机当成了猪来养,要么发现自己生活在虚拟世界里。

跟我的科学顾问聊下来,我的总体印象是,我们离那种局面还算比较遥远。

但探讨还是值得的,因为它能拓展我们的想象力,让我们就选择和自由意志等问题展开思索,即使是在狭义AI中,这些议题也能派上大用场。

狭义的AI就是利用算法和计算机,解决日益复杂的任务,它在我们生活中已经随处可见,在医学、运输、电力分配等各个领域,它都有望大幅提升生产力和经济效率。

如果加以合适的引导,它能带来巨大的繁荣和机遇,但它也有一些缺点,比如吞噬就业、加剧不平等现象、压低工资水平等,这些问题都有待解决。

伊藤穰一:我在麻省理工的学生听了可能会不大高兴,但我确实有些担心的是,他们绝大多数都是白人男生,围绕AI这个中心,构建着核心的计算机科学。

相对于人类,他们更喜欢跟计算机对话。很多人都觉得,只要能把广义AI这种科幻变成现实,他们就不用担心政治和社会领域中那些复杂的问题了。

他们认为,靠机器能解决一切。

奥巴马:没错。

伊藤穰一:但他们低估了其中的难度,我感觉从今年开始,人工智能不再仅仅是个计算机科学问题。

大家都要明白,AI采取何种行为方式,这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在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我们采用的是“扩展智能”(用机器学习来扩展人类智能)这一术语。

因为问题在于:构建AI时,我们如何将社会价值观融入进去?

奥巴马:上次我和伊藤共用午餐时,他拿自动驾驶汽车举了个例子,这种技术基本已经实现。

机器已经能快速做出一大堆决策,大幅降低交通事故的死亡人数,提高路网效率,并削减导致地球变暖的碳排放。

但伊藤提出的一点引人深思,我们要给汽车灌输怎样的价值观?你不得不做出一大堆抉择,其中一个经典问题是:你开着车,径直往前就要撞上行人,但转弯就会自己撞墙丧命。

这是一个道德抉择,而这些规则该由谁定?

伊藤穰一:在研究这个难题的时候,我们发现,大多数人都倾向于选择牺牲司机和乘客,从而保全人数更多的行人。

他们还说,打死也不买自动驾驶汽车了。[笑]

达迪希:当AI开始涉及道德问题时,政府将起到何种作用?

<strong>奥巴马</strong>:对于AI崛起过程中的监管架构,我的思路是这样的:在技术发展的早期,应该允许百花齐放。

奥巴马:对于AI崛起过程中的监管架构,我的思路是这样的:在技术发展的早期,应该允许百花齐放。

政府应该少加干预,但大力投资于研究,确保基础研究与应用研究之间保持沟通,随着技术的发展和成熟,我们就要开始思考一个日益迫切的问题——如何将其纳入已有的监管架构。

政府开始加强干预。

倒不一定要迫使新技术契合现有的条条框框,关键在于,监管要反映出广泛的基本价值观,避免出现对特定人群不利的情况。

伊藤穰一:不知您可曾听说过神经多样性运动,坦普·葛兰汀(Temple Grandin;科罗拉多州立大学教授,患有自闭症)经常提起。

她说,莫扎特、爱因斯坦和尼古拉·特斯拉这些人要是活在今天,都会被认为是自闭症。

奥巴马:他们可能都在自闭症谱系上。

伊藤穰一:对,他们都在自闭症谱系上,如果我们消除了自闭症,让所有人都神经正常,我敢打赌,一大批MIT学子都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不论是神经多样性,还是其他各类多样性,我们都面临同一个问题:何种情况下可由市场决定?你可能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像爱因斯坦那样,你会说,我只想要一个普通的孩子,但如果这样,就不利于社会效益最大化。

奥巴马:这就涉及AI话题中始终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是缺陷成就了人类。

正是这些突变、异类、缺点促成了艺术或新发明,假如一个系统是完美的,那它想必会是静态的。

而我们是动态的、意料之外的,正因为这样,我们才成为我们,才活跃于此。

我们必须考虑的一个难题是,什么时候、在哪个节点上,我们才能恰合时宜地出手干预,让事情按照应有的方式,按部就班地运行下去?

达迪希:在“扩展智能”应用于政府、私人领域和学术界的过程中,如果这方面的研究有一个中心,这个中心应该设在哪里?

伊藤穰一:我想,麻省理工可能会力争这一头衔。[笑] 

传统上,这个中心可能是一群得到政府资助的学者,但现在,大多数十亿美元级的实验室都涉足该领域。

奥巴马:我倾向于乐观立场——我们一直都在接纳新技术,结果,新的就业被创造出来,人们的生活水平也得到提高

奥巴马:资助这些研究的人,我们都认识,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他们聊聊就知道,他们一心追逐独角兽,最讨厌的就是被一群官僚拖后腿。

这种心情完全可以理解。

有一个问题是,社会对基础研究不像以前那样热心了,由于意识形态和政治修辞的改变,我们对集体行动的信心日益削弱。

登月已经过去50年了,但我们在形容伟大的技术成就时,还是会用它来做比喻。

有人提醒我说,当初太空计划的开支占到GDP的0.5%,听起来不多,但换算过来,相当于今天的800亿美元,这还只是一年而已。

当前,我们在AI方面的支出可能还不到十亿美元,日后肯定还会增加,但我们必须明白一个道理,要让突破性技术体现出多元化社会的价值观,政府资助就不能缺席。

假如政府不参与资助,那么伊藤提出的那些问题,也就是技术中植入价值观的问题,最终都可能被忽略掉,至少也是得不到充分思辨的。

达迪希:您提到的一种有趣的紧张关系,伊藤也曾写到过,就是边缘领域的创新和太空计划这类领域的创新,两者之间存在差距。

那么,我们如何确保那些思想被传播开来?

伊藤穰一:L重要的是找到想用AI造福社会的群体和领导者,然后帮助他们使用AI。

奥巴马:我曾经强调,政府出资赞助并参与数据收集,这并不意味着政府就一定将数据占为己有,或者数据被军方占有。

举个非常具体的例子:我们的精密医学项目就涉及数据收集,要从一组足够多样化的美国人样本当中,收集出一个足够规模的人类基因组数据库。

整个遗传数据库都是公开的,所有人都能访问,大家不用付钱给斯坦福或哈佛——这些地方都是把样本据为己有的。

我们有共同的价值观、共用的架构,确保研究是共享的,而不是成为某个团体的谋利工具。

达迪希:但其中肯定存在一些风险。

像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和尼克·博斯特罗姆(Nick Bostrom;牛津大学著名哲学家)他们都担心,也许有一天,AI会强大到超越人类的理解能力。

在向前迈进时,我们如何思索这些问题,从而保护我们自己,保护全人类?

奥巴马:先说说更迫在眉睫的问题——在狭义AI领域,这是可以解决的,但也要格外留心。

如果你的计算机已经能下围棋,那么开发一种算法,让它到金融市场上帮你赚大钱,这在短期内或许就可以实现。

如果某人或某个组织率先走到这一步,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令股市崩溃,或者至少会让金融市场的公正性受到挑战。

又或者,可能有一个算法开始破解核密码,试图找出发射核弹的途径。

如果这是它唯一的任务,如果它能自学成才,而且又非常高效,那我们就有麻烦了。

对我的国家安全团队,我的指令是,先不要担心机器接管世界,现在要担心的是非国家行为体或敌对行为体对系统的渗透能力。

从这个意义上讲,它跟我们现在的诸多网络安全工作没有概念上的差别。

只不过,我们必须进一步改进,因为可能会部署这些系统的人,他们的能力已经大有长进。

伊藤穰一:我基本同意。

唯一要指出的是,少数人认为,未来十年内产生广义AI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但在我看来,广义AI真要诞生,我们先要取得数十项突破才行。

所以,我们可以对这些突破发生的时间加以监视。

奥巴马:只要有个人站在插头旁边就行了,[笑] 眼看着要发生了,你立马把电源拔掉。

伊藤穰一:重要的是找到想用AI造福社会的群体和领导者,然后帮助他们使用AI。

伊藤穰一:今年开始,人工智能不再仅仅是个计算机科学问题。大家都要明白,AI采取何种行为方式,这也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奥巴马:传统上,我们在考虑安全和自我保护时,想到的往往是盔甲或围墙。

但我开始渐渐转向医学,开始思考病毒、抗体这些东西。

网络安全仍是个老大难问题,因为它制造的威胁不像直面而来的坦克,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而是一大堆易受蠕虫入侵的系统。

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改变思维方式,转换投资对象,它们可能现在毫不起眼,但日后却能显现出重要性。

这些年来,防控流行病爆发让我操透了心。对于一场通过空气传播的致命流感,你不可能建造围墙来防止它们登陆美国。

我们要做的是设置系统,在世界各地创建公共卫生系统,一有苗头,就触发警报,并确保我们拥有响应迅速的协议和系统,使预防接种更加智能。

因此,公共卫生的应对模式也好,网络安全问题的处置也好,在AI威胁面前,我们有很多东西可以借鉴。

伊藤穰一:我觉得通过观察微生物群系也有一个很有趣的发现。

有不少证据表明,一种可以采取的方式是引入好细菌来对抗坏细菌,而不是把所有细菌全部消灭。

Sunny和Bo:居住在白宫的“第一宠物”,是两条葡萄牙水犬。

Sunny和Bo:居住在白宫的“第一宠物”,是两条葡萄牙水犬。

奥巴马:对。不过,我还是不会让Sunny和Bo舔我,它们在草坪上啃些什么东西,我可都见识过。[笑]

伊藤穰一:我们必须重新思考“干净”的含义,网络安全或国家安全也是,都需要进行重新思考。

我认为,严格的命令,或是消除一切病原体,这些概念都是很难实现的。

达迪希:这有没有可能引发新型军备竞赛?

奥巴马:毫无疑问,无论是围绕整体网络安全,还是AI这一特定问题,国际规范、协议和验证机制的制定都还处于起步阶段。

有趣之处在于,进攻和防守之间的界线比较模糊。

如今,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逐渐加深,让局面变得非常困难。

世界各国都将美国视为首屈一指的网络超级大国,现在,我们可以站出来说:“如果你们愿意自我约束,我们就愿意自我约束。”比较棘手的是,手段最先进的国家行为体——俄罗斯、中国、伊朗——并不总是和我们秉承同样的价值观和行为准则。

但要取得实效,我们必须把网络安全和AI作为国际问题来看待。

伊藤穰一:我想,我们正处在这样一个黄金时期,大家都还愿意对话。

若能确保资金和精力都投入到对开放共享的支持中,我们就能有很多上升空间。

在真空环境中,你是不可能得到成长的,到目前为止,国际社会在此议题上还是一致的。

奥巴马</strong>:我认为伊藤说得很对。</p>
<p>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我们才把所有感兴趣的人召集起来开会,刚才有一点没有展开,我想再提一下,那就是对AI可能造成的经济影响,我们不能不深思熟虑。</p>
<p>因为现在,大多数人都不怎么担心奇点,他们担心的是“我的工作会不会被机器取代?”</p>
<p>我倾向于乐观立场——我们一直都在接纳新技术,结果,新的就业被创造出来,人们的生活水平也得到提高。</p>
<p>我认为,由于AI和其他技术的普遍适用性,我们所处的时代已经稍有改变,高技能人士在这些系统中游刃有余,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的才能,与机器交互,从而扩大影响力,促进销售,改进产品和服务。</p>
<p>低工资、低技能的个人显得越来越多余,可能他们的工作还没有被取代,但工资却被压得很低。</p>
<p>要成功地管理这一转型,全社会必须就如何管理展开对话。</p>
<p>如果我们的产值创历史新高,但越来越多的财富都流向了最上层的小集团,这时,我们该如何提供培训,如何确保经济的包容性?如何确保人们有收入,且这一收入能维持生计?对于扶持文化艺术事业,或是照料退伍军人,这些又意味着什么?</p>
<p>社会契约必须适应这些新技术,经济模式也必须适应新技术。</p>
<p><strong>奥巴马:先不要担心机器接管世界,现在要担心的是非国家行为体或敌对行为体对系统的渗透能力。

奥巴马:我认为伊藤说得很对。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我们才把所有感兴趣的人召集起来开会,刚才有一点没有展开,我想再提一下,那就是对AI可能造成的经济影响,我们不能不深思熟虑。

因为现在,大多数人都不怎么担心奇点,他们担心的是“我的工作会不会被机器取代?”

我倾向于乐观立场——我们一直都在接纳新技术,结果,新的就业被创造出来,人们的生活水平也得到提高。

我认为,由于AI和其他技术的普遍适用性,我们所处的时代已经稍有改变,高技能人士在这些系统中游刃有余,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的才能,与机器交互,从而扩大影响力,促进销售,改进产品和服务。

低工资、低技能的个人显得越来越多余,可能他们的工作还没有被取代,但工资却被压得很低。

要成功地管理这一转型,全社会必须就如何管理展开对话。

如果我们的产值创历史新高,但越来越多的财富都流向了最上层的小集团,这时,我们该如何提供培训,如何确保经济的包容性?如何确保人们有收入,且这一收入能维持生计?对于扶持文化艺术事业,或是照料退伍军人,这些又意味着什么?

社会契约必须适应这些新技术,经济模式也必须适应新技术。

奥巴马:先不要担心机器接管世界,现在要担心的是非国家行为体或敌对行为体对系统的渗透能力。

伊藤穰一:至于哪些工作会被取代,这个并不好说。

我敢打赌,如果现在有一台计算机非常了解医疗系统,并且擅长诊断疾病,那么,相对于护士或药剂师,更可能被取代的其实是医生——医生不像以前那么值钱了。

一些很高级的工作,比如律师或审计师,都有可能消失,而很多服务性、艺术类以及不适合计算机的职业,它们反倒不会被取代。

不知您怎么看待无条件基本收入(指政府以社会保障形式,向全体民众发放的一种生活费),但当人们开始失去饭碗的时候,我们或许可以看看其他模式,比如学术或艺术,在那些领域,人们的目的并不直接和金钱挂钩。

大家可能有一个笼统的观念:没钱的人能聪明到哪儿去呢?但在学术界,我见过很多没钱但很聪明的人。

奥巴马:没错,我所说的重新设计社会契约,就是这个意思。

现在,无条件基本收入的模式是否合理,会不会被广大民众所接受?这将是未来一二十年的一个辩题。

另外,我也同意你所说的,AI将取代的不仅仅是低技能的服务工作,也有可能是重复性的,或者计算机可以取代的高技能工作。

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AI进一步融入社会,社会财富可能会大幅增加。

生产与分配,工作量与工作报酬,这些因素之间的联系都将进一步弱化,因为很多工作都将由计算机代劳。

因此,我们必须做出一些艰难的决定。

虽然教师是一份非常艰苦的工作,也难以用计算机取代,但教师的工资却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平。

所以,我们要重新审视我们看重的东西,重新审视我们作为一个集体愿意高价换取的东西——无论是教师、护士、护理人员、艺术家,还是在家照顾孩子的父母,所有对我们来说格外宝贵,但向来与高薪无缘的职位,这是我们需要开启的对话。

达迪希:总统先生,对于您在政府中看到的最大挑战,您会用哪些技术加以应对?

奥巴马</strong>:我们有一大堆工作要做,为的是让政府服务更加便民,至少,报税要像订披萨或买机票一样便利。</p>
<p>无论是鼓励人们投票,还是让大数据服务于民众、让网上填表变得更加容易,要想把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拉入21世纪,我们还有大量工作要做。</p>
<p>联邦政府和私营部门之间的差距不在人才,而在技术。进白宫前,我曾把战情室想象得很酷,就像汤姆·克鲁斯在电影《少数派报告》里那样,可以凭空挪物,结果完全不是那样。[笑] </p>
<p>特别是在追击地球另一边的恐怖分子时,按照电影里的描绘,我们仿佛实现了全知全能,但实际没到那个地步,资金远远不够,设计也不合理。</p>
<p>对于更广泛的技术议题,我坚信,如果我们能妥善应对气候变化,踩下刹车,避免海平面上升6英尺,那么人类就有能力解决其他问题,我的态度是很乐观的。</p>
<p>我们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但仍然任重道远。</p>
<p>在互联网上,我们应该以一种负责任、透明以及安全的方式监管互联网接入,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能揪出坏人,同时确保政府不在我们的生活中拥有太多的权力,以至于成为压迫工具——对此,我们还在努力。</p>
<p>其中一些属于技术问题,加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p>
<p>我已经多次会见民间的自由主义者和国家安全人士,这个问题其实很难,对于如何调和相关矛盾,没人能给出一个好的答案。</p>
<p>最新一期《连线》杂志讲的是前沿科技,所以最后我想提一下,我对太空也非常痴迷。但要迈入太空旅行的新时代,我们的经费还远远不够。</p>
<p>在这一方面,私人领域表现出色,开始资助一些疯狂的想法,取代政府资助。</p>
<p>而当我们考虑太空飞行时,我们想到的基本上还是“阿波罗号”的那些化学反应。</p>
<p><img src=

我不知道二锂晶体到底存不存在,但登月五十年了,我们该取得一些突破了。二锂晶体是《星际迷航》中的一种燃料,星际联邦几乎所有飞船的曲速引擎都靠它驱动,从而实现超光速飞行。

达迪希:据我了解,您是《星际迷航》的粉丝,它的灵感来自对技术的一种乌托邦式设想——其中的哪些东西塑造了您的未来愿景?

奥巴马:我小时候对《星际迷航》毫无抵抗力,简直是百看不厌。

这部剧之所以能够长青,其实跟技术没什么关系,关键在于价值观和情感。

所以,虽然特效很简陋——他们会登上某个星球,上面全是纸糊的巨石,[笑] 但这也无伤大雅,因为它探讨的其实是共同的人性,以及对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抱有信心。

最近的《火星救援》也展现出同一种精神,不是因为它剧情复杂,而是因为在其中,一群不同的人都在试图解决一个问题。

发挥创造力,坚定决心,努力奋斗,并且坚信,只要有解,就能搞定。

这就是美国最让我欣赏的特质,也是为什么美国面临如此多的挑战,但还是继续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就是因为这种“可以搞定”的精神。

科学最令我敬仰的就是这样一种精神。

总要去尝试,如果不行,就弄清楚为何不行,然后尝试别的办法,错误让我们欣喜,因为它带领我们走向最终的答案。

如果哪一天我们失去这种精神,美国就失去了一种重要品质,人类也失去了一种关键品格。

伊藤穰一:我完全同意——我很欣赏《星际迷航》的乐观主义。

我也发现,星际联邦极为多元化,机组人员的组成充满了多样性,反派通常不是天性邪恶,只是误入歧途。

奥巴马:与任何优秀的故事一样,星际迷航说的是,我们都很复杂,我们都有一点像史波克,有一点像柯克,有一点像斯科提,也许还有一点像克林贡。

我说的“可以搞定”,就是这个意思。要搞定问题,就得翻过壁垒,绕过差异。

要对理性抱有信心,同时加入些许谦卑,最好的艺术和最好的科学都来源于此。

强大的头脑等待着我们去运用,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还只摸到一点皮毛,但不应就此骄傲自大,也要提醒自己,我们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

翻译:雁行

来源:WIRED

造就:剧院式的线下演讲平台,发现最有创造力的思想"/>

奥巴马:我们有一大堆工作要做,为的是让政府服务更加便民,至少,报税要像订披萨或买机票一样便利。

无论是鼓励人们投票,还是让大数据服务于民众、让网上填表变得更加容易,要想把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拉入21世纪,我们还有大量工作要做。

联邦政府和私营部门之间的差距不在人才,而在技术。进白宫前,我曾把战情室想象得很酷,就像汤姆·克鲁斯在电影《少数派报告》里那样,可以凭空挪物,结果完全不是那样。[笑] 

特别是在追击地球另一边的恐怖分子时,按照电影里的描绘,我们仿佛实现了全知全能,但实际没到那个地步,资金远远不够,设计也不合理。

对于更广泛的技术议题,我坚信,如果我们能妥善应对气候变化,踩下刹车,避免海平面上升6英尺,那么人类就有能力解决其他问题,我的态度是很乐观的。

我们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但仍然任重道远。

在互联网上,我们应该以一种负责任、透明以及安全的方式监管互联网接入,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能揪出坏人,同时确保政府不在我们的生活中拥有太多的权力,以至于成为压迫工具——对此,我们还在努力。

其中一些属于技术问题,加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我已经多次会见民间的自由主义者和国家安全人士,这个问题其实很难,对于如何调和相关矛盾,没人能给出一个好的答案。

最新一期《连线》杂志讲的是前沿科技,所以最后我想提一下,我对太空也非常痴迷。但要迈入太空旅行的新时代,我们的经费还远远不够。

在这一方面,私人领域表现出色,开始资助一些疯狂的想法,取代政府资助。

而当我们考虑太空飞行时,我们想到的基本上还是“阿波罗号”的那些化学反应。

我不知道二锂晶体到底存不存在,但登月五十年了,我们该取得一些突破了。二锂晶体是《星际迷航》中的一种燃料,星际联邦几乎所有飞船的曲速引擎都靠它驱动,从而实现超光速飞行。

我不知道二锂晶体到底存不存在,但登月五十年了,我们该取得一些突破了。二锂晶体是《星际迷航》中的一种燃料,星际联邦几乎所有飞船的曲速引擎都靠它驱动,从而实现超光速飞行。

达迪希:据我了解,您是《星际迷航》的粉丝,它的灵感来自对技术的一种乌托邦式设想——其中的哪些东西塑造了您的未来愿景?

奥巴马:我小时候对《星际迷航》毫无抵抗力,简直是百看不厌。

这部剧之所以能够长青,其实跟技术没什么关系,关键在于价值观和情感。

所以,虽然特效很简陋——他们会登上某个星球,上面全是纸糊的巨石,[笑] 但这也无伤大雅,因为它探讨的其实是共同的人性,以及对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抱有信心。

最近的《火星救援》也展现出同一种精神,不是因为它剧情复杂,而是因为在其中,一群不同的人都在试图解决一个问题。

发挥创造力,坚定决心,努力奋斗,并且坚信,只要有解,就能搞定。

这就是美国最让我欣赏的特质,也是为什么美国面临如此多的挑战,但还是继续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就是因为这种“可以搞定”的精神。

科学最令我敬仰的就是这样一种精神。

总要去尝试,如果不行,就弄清楚为何不行,然后尝试别的办法,错误让我们欣喜,因为它带领我们走向最终的答案。

如果哪一天我们失去这种精神,美国就失去了一种重要品质,人类也失去了一种关键品格。

伊藤穰一:我完全同意——我很欣赏《星际迷航》的乐观主义。

我也发现,星际联邦极为多元化,机组人员的组成充满了多样性,反派通常不是天性邪恶,只是误入歧途。

奥巴马:与任何优秀的故事一样,星际迷航说的是,我们都很复杂,我们都有一点像史波克,有一点像柯克,有一点像斯科提,也许还有一点像克林贡。

我说的“可以搞定”,就是这个意思。要搞定问题,就得翻过壁垒,绕过差异。

要对理性抱有信心,同时加入些许谦卑,最好的艺术和最好的科学都来源于此。

强大的头脑等待着我们去运用,到目前为止,我们都还只摸到一点皮毛,但不应就此骄傲自大,也要提醒自己,我们还有很多未知的东西。

翻译:雁行

来源:WIRED

造就:剧院式的线下演讲平台,发现最有创造力的思想

更多精彩内容及免费演讲门票,敬请关注:造就

羊皮手套

0

阅读() 评论 (0) 收藏(0) 打印
  

今日播报 | 每日奇葩 | 奇葩排行 | 今日看点 | 奇闻趣图 | 网站地图 | RSS地图 | 葩友注册 | 葩友登录

奇葩天地 http://www.qipa25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