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字体大小:

暴死的冯善芯 民间故事 民间奇葩250

(2016-07-29 09:37:52)

暴死的冯善芯 nbsp;

 编辑的话:冯善芯是一个非常好色并且歹毒的人,别看他名字里带了一个善字,坏心肠多了去了,不知道害死了多少良家妇女,他的弟媳妇就是被他强暴,含辱自尽的。这天冯善芯在路上见到一个骷髅,想到民间传说人的天灵盖能治病,于是把骷髅带回了家,没想到这个骷髅就是弟媳妇的骷髅,结果被这个骷髅吓死了,请来的郎中也和老婆有染,终于郎中用药一个不小心毒死了冯善芯。

 

编辑相关栏目推荐你:中国民间故事     伊索寓言    安徽民间小调全集

0d9f063e6befe5857d1e71b8.jpg

 

从前,海南有个人名叫冯善芯,此人名字随然有个善字,可为人却坏得很,曾害死了自己的弟媳妇。

有一天,冯善芯在乡间闲逛,见到一个骷髅头,心想:听说天灵盖可以入药,专治性病,效果还不错。于是把骷髅头带回家中,放在卧室案桌上,准备第二天自己试试,把自己的梅毒给治好。

晚上,冯善芯刚上床睡下,忽听一声响动,他抬眼一看,只见一个女子从桌面上钻了出来,模模糊糊的,像个幽灵一样。冯善芯正觉怪异,那女子纵身一跳,站在了地上,还回过头向他笑了一笑。

冯善芯这下子看清楚了:她生得眉秀目清,美丽端庄,年方不过十八,端的是富贵人家温柔贤淑的年轻闺秀。心里欢喜道:这俏丽女子好生面熟,似曾在哪里见过?可又一时回想不起。

正自纳闷,那女子又向他回眸一笑,然后开门走了出去。冯善芯不及细想,慌忙追出屋去,见屋外月光皎洁,天空碧澄,银白的光辉把那女子娇弱的身躯映在地上。冯善芯看得如痴如醉,心中顿生喜爱之意,偷眼一看,见那

女子也回头看他,秋波频送,他心花怒放,连忙加快脚步,尾随到跟前,搭间道: 月悬中天,金虫高歌,佳人何不留此共赏?

那女子忽然满面含羞,低声答道: 夜深不归,恐怕母亲担优,君若有意,请跟我到寒舍欢聚。

冯善芯听了大喜道: 不知小姐家居何处?

女子答道: 离此不远,绕过那座亭台就是。

冯善芯抬眼望去,见离此不远的山坡处,果真有一座事台,也不多问,跟在那女子后面,来到一座石板房前,那女子停步道: 我家到了。 说罢,推开门,莲步轻移,跨了进去。

冯善芯跟进屋里,见里面空无一人,心中暗喜,便上前以言语挑动,那女子不怒不填,微笑不语。冯善芯欢喜至甚,周身筋骨酥软,仲手一揽,将女子抱入怀中,正欲求欢,忽觉怀中空空无物,哪有什么美貌女子?睁眼一看,抱着的竟是一个骷髅头,黑洞洞的眼睛,一双阴森恐怖的窟窿正恶狠狠地直盯着他。冯善芯一惊,骷髅头失手掉在地上,只听 哎哟 一声,一个声音骂道: 哼,我还以为你色胆包天哩,原来你也知道害怕!

冯善芯吓得魂不附体,颇声道: 你,你是谁?我与你无冤无仇

骷髅道: 你连你弟媳都不认识了么?你贪色成性,将我强暴,使我含辱自尽,命丧黄泉、还与我无冤无仇?

冯善芯一听,顿时魂飞魄散,转身就往外跑,恍惚间,只觉后面呼呼风响,平地旋起一股阴风,骷髅头飞掠而起,在旋风中滴溜溜乱转,在后面紧追不舍。冯善芯头也不敢回,越过院墙,没命地向前乱窜。跑了一阵,见前面一座宅院,知是老丈人家,于是扑上前去,急敲不止。

门刚开了一条缝,冯善芯就一头扑了进去,恰好把前来开门的丫环扑倒在地,冯善芯也跟着扑倒在丫环身上。

此时夜深人静,天空幽暗。家人听见响声,睡眼膝胧地爬起来,听丫环躺在地上呻吟,又看不清压在她身上的是谁,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操起捧子就一阵狠打。冯善芯被打得说不出话,嘴里胃气泡似地直端: 别。别打了,我是你家姑爷呀!

过了一会,一个老仆人拿灯出来一照,才知打的不是盗贼,而是姑爷。而这时,冯善芯已被打得皮开肉绽,血迹斑斑,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第二天,丈人家用牛车把他送回家去。他媳妇去请郎中来医治。不一会,郎中就来了,郎中看了后说: 开口神气散,闭目养精神,不要妄动,在下好与尊驾评脉。 然后就开始诊脉,一言不发。

他媳妇在一旁看得着急,间道: 先生,吉凶如何?

郎中叹了一声,说道: 厉害!厉害!这脉如皮条一般,名为皮绳脉。那脉书上说得明白:硬如皮绳脉来凶,症如泰山病重重。

他媳妇道: 昨日还好好的,一夜间怎么会病重如此?

郎中道: 平常沾惹女色过重,精空神虚,又突受惊吓,所以如此。 说罢,将药箱打开,取出一个小磁瓶,说道: 这是九蒸八晒的病瘩丸,你将此药用滚白开水给服下,稳稳地睡上一觉,药力行开,便能穿肠过

肚,滋阴降火,宁吐止血,不日即可痊愈。

他媳妇见郎中的药箱内空空如也,只箱角内躺着一细颈小瓶,于是拿起来问道: 这里边又是什么药呢?

郎中忙制止道: 不可乱动,倘若弄错,性命相关。

他媳妇好奇,向郎中抛了一个媚眼,娇声说道: 啥子药这么厉害哟!

郎中心神不宁,说道: 此瓶名为 掉魂瓶 ,里面装的是 绝命丹 。

他媳妇不屑地道: 我还当是啥子补药哩,这么大惊小怪的。

郎中调笑道: 我这里有一副补药,你用不用?

他媳妇轻轻打了他一下,道: 我和你说正经话,你偏有这些胡言乱语! 说罢,转身倒了一杯滚白开水,将药研开,让冯善芯吃了,用被给他盖好,不一会,冯善芯便晕沉沉地睡去。

郎中见冯善芯睡熟,向他媳妇丢了个眼色。他媳妇自从嫁给冯善芯,早见惯了偷情摸狗的事,见郎中英俊潇洒,早已心动。四目相视,欲火攻心,两个携手到了隔壁房内,楼抱相亲,各自正解衣宽带,忽听得冯善芯大喊了一声,如雷吼一般。

郎中叫声 不好,莫不是把药服错了! 打开药箱,果见绝命丹少了一颗。昨得二人慌忙整衣,来到冯善芯房内,只见冯善芯面如紫茄,七窍流血,鸣呼哀哉了。

u=2217789657,2486472814 fm=21 gp=0.jpg

0

阅读() 评论 (0) 收藏(0) 打印
  

今日播报 | 每日奇葩 | 奇葩排行 | 今日看点 | 奇闻趣图 | 网站地图 | RSS地图 | 葩友注册 | 葩友登录

奇葩天地 http://www.qipa25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