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字体大小:

【产能过剩的原因|央行,产能过剩,钢铁行业 】央行官员:判断产能是否过剩是一项困难的工作 奇葩网 QiPa250.com

(2017-06-22 12:46:26)

徐忠:有效去产能的关键

导读:厘清过剩产能产生的复杂原因及其背后的体制机制根源,是有效去产能的关键

徐忠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

2015年末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其中钢铁行业、煤炭行业的去产能任务是重中之重。2000年以来,钢铁行业、煤炭行业多次成为重复建设、产能过剩治理和产业结构调整的重点行业,政府为此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如2016年,中央财政设立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规模达两年1000亿元。更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产能过剩问题不仅存在于钢铁、煤炭等传统行业,而且开始向光伏、多晶硅等战略性新兴产业蔓延。从这个意义上讲,厘清过剩产能产生的复杂原因及其背后的体制机制根源,是有效去产能的关键。对于钢铁行业的产能过剩,有两个问题需要引起各界思考:一是钢铁行业的去产能问题为什么会循环反复地出现?二是缺水少矿的河北为什么会成为我国最大的钢铁基地?从这两个问题的观察和思考出发,可以正本清源,追溯产能过剩问题纷繁表象背后的真正逻辑,并从根本上找到应对诸多行业产能过剩之道。

判断产能是否过剩是一项困难的工作

产能过剩这一概念从字面上很容易理解,就是指产能供给大于需求,供给能力存在一定闲置。与国外主要基于产业组织和市场结构等微观视角的研究方法略有不同,国内研究较多强调从整体行业,或者宏观经济视角看待产能过剩问题,此时,就必须区分宏观与微观、正常的需求波动与体制性供给过剩、即期产能过剩与预期产能过剩等多方面的内容。从这个意义上讲,在统计上准确判断产能过剩,尤其是行业一段时期之后的产能过剩程度,十分困难。其中,最大的一个难点在于预测一个行业未来的供需状态都存在很大不确定性。跨越这种信息鸿沟,无论是对企业自身而言,还是对政府部门而言,都是极大的挑战。20世纪上半期,以米塞斯、哈耶克为代表的“奥地利学派”和以泰勒、兰格为代表的“新古典市场社会主义学派”,围绕着社会主义经济核算问题展开了一场论战,其中涉及中央计划者是否能够预测产品供求和价格等问题。在哈耶克看来,判断一个行业未来的供需状况需要大量的信息,中央计划者不可能了解产品的所有相关信息。他甚至认为,由于激励问题,中央计划者根本不会尽可能地利用一切可资利用的知识参与到经济生活中。但兰格却持相反的观点,他认为中央计划者对整个经济体制的了解要比私人企业广泛得多,因此中央计划者可以模拟市场,从而实现社会经济的一般均衡。哈耶克对兰格模式进行了批判:“第一,真正负责的人并不是企业家而是那些批准企业家决策的政府官员;第二,所有棘手的难题实际上都是因创新自由及责任判定这两个问题的不明确而产生的,而这两个问题的存在又往往是与官僚制度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0

阅读() 评论 (0) 收藏(0) 打印
  

今日播报 | 每日奇葩 | 奇葩排行 | 今日看点 | 奇闻趣图 | 网站地图 | RSS地图 | 葩友注册 | 葩友登录

奇葩天地 http://www.qipa250.com